张连文在文革电影中红极一时,《盛大的节日》中演王洪文原型角色

张连文去世,也意味着文革电影中最风派的演员的演艺道路划上了句号。

如果提及文革期间最知名的演员,张连文无疑是首当其冲。他是文革电影里的一个标志性的形象。

张国民

《金光大道》中扮演高大泉的张国民,可以说在文革电影中与张连文的影响力相伯仲,但张国民在文革期间只参拍了一部电影《金光大道》,如果文革没有结束,张国民有望接棒张连文,成为那个时代最为主流与走红的演员。张国民比张连文小四岁,但正是这四年差距,使他与张连文还是拉开了近乎一个时代的落差。

张连文在文革期间可以说独占了各个电影主题领域的风头。他在《艳阳天》里扮演了一个农民,身上带着一种朴质的农民气质,电影里传导出来的形象,带着一股温暖的气息,那种天然的感染人的力量,使他在影片里能够跟随着跌宕起伏的情节,展现出他将身上的那股强有力的时代能量传导出去的精神动力。

在《创业》里,他扮演了一个工人的形象,从他的表演来看,角色本身的农民出身,接榫上中国建国初期烙印着农民气息的工人姿质,使他在影片里很自然地实现了角色身份的转换与跳接,可以说,《创业》里的形象掺合着农民与工人形象的双重叠印,张连文从农民跳跃到源自于农民的工人典型形象,可谓是顺风顺水,水到渠成。

而在1976年拍摄的《沸腾的群山》里他扮演了一个兵的形象,至此,张连文完成了工、农、民形象塑造的大满贯。

在文革中,还没有一个演员能够做到这一点。

《西沙儿女》中演程亮

在没有完成的《西沙儿女》中,他扮演了一个中国南海的渔民形象,这一角色,比较接近于《艳阳天》中的萧长春,但是,中国那美丽的南海,赋予了角色以一种碧波荡漾的柔情情怀,又给这一角色增添了许多洋气色彩,这种以碧海蓝天组成的远离面朝黄土背朝天俗常农村天地的地域环境,使得浩然在《西沙儿女》中确定的抒情基调,被剑桥中国史称之为“极致的浪漫主义”,超越了当时弥漫在中国文学与电影中的“山药蛋”“地瓜干”的土里巴叽的社会基调,所以,张连文在《西沙儿女》中能够用他的个人气质,撑持起浩大的南海风云,率领着与他有着血缘关系与没有血缘关系的西沙儿女共同守卫祖国在今天看来依然风云变幻的蓝色疆域。

《西沙儿女》至今仍令人牵肠挂肚,北影厂曾经计划耗资30万元,将这部已经大致完成的电影进行整理后成片,可以让我们看到在这部电影里传扬出的今天我们今天不失其价值的保卫国土的热血情深与壮志情怀。但这一愿望终于没有实现。

王蒙写于文革期间的小说《这边风景》其实与浩然作品站在同一个平台上,但是在出版后,竟然能获得茅盾文学奖,让人瞠目结舌,按照这样的程度比划下来,《西沙儿女》也能够也应该重新焕发青春。

当时能够与张连文在中国影坛上炙手可热的热度有得一拼的,应该说只有于洋了。

当时有两部电影,被认为是阴谋电影的代表作,北面的是《反击》,南面的是《盛大的节日》。《反击》中的主角是由于洋扮演的,而《盛大的节日》的主演则是由张连文扮演。

于洋1930年出生,足足比张连文大十五岁,在少壮派演员中,张连文的风头没有人能盖过。

电影《万里征途》

于洋拍摄完《反击》后,开始尝试导演电影,他执导的电影《万里征途》本来想请张连文主演,但当时张连文已经没有档期参加于洋执导的表现汽车运输队生活的这部电影,只好将当时也称得上是帅气小生的达式常拉来救急,而当时的张连文已经超越了工农兵的角色塑造,开始向大人物过渡了。

这就是他在《盛大的节日》中扮演了以王洪文为原型的角色铁根。

对这部电影,我们不妨找一个中性的分析:翟建农在他所著的《红色往事:1966——1976年的中国电影》记载:《盛大的节日》“以‘文革’初期震惊全国的上海‘安亭事件’(即王洪文组织的违反上海市委不准进京闹事的命令,在上海安亭车站集体卧轨抗议、阻断南北铁路交通的事件)为背景,塑造了铁路局造反派负责人铁根(王洪文的化身)和铁路局党委副书记井锋(张春桥的化身)两个英雄人物形象。”

1979年拍《婚礼》时

《盛大的节日》这个电影,后来被认为是五部阴谋电影之一,其实有着它惯常的套路,我们简略地可以把它概括为三架马车:技术争论+政治纷争+情感纠葛。

技术争论,是这种电影能够成立的基础。《盛大的节日》里,在技术争论范畴上,就是中国要不要上自己的蒸汽机,就像今天我们常说的要不要自己建造“大飞机”,要不要依靠自己的技术登月探索。这种技术纷争的模式,包括要不要修大坝、建水利、搞创业,都是文学作品里难以撼动的永远正确的主题。《盛大的节日》里,正派的一方,就是搞技术创新,自己创造中国的蒸汽机,这就为电影确立了主题的正确性。

下面的政治纷争,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说《盛大的节日》是阴谋电影,也是在这个环节上电影的主体思潮发生了变化。这一点,我们也就不多说了。

再有就是情感纠葛了。如果光有技术纷争与政治纷争,这样的电影必定是寡然无味,所以,要在上述纷争中,加上情感的线索。在《盛大的节日》中,也有情感的因素。影片中的男主角以王洪文为原型,名叫铁根,在影片里,铁根母亲被鬼子害死,父亲参加地下党,被叛徒出卖而牺牲,自己被老工人收养。影片里暗含着隐约的情感元素,铁根与老工人家的二女儿青梅竹马,似乎有那么一点超越常人的感情,这女孩上了大学,考上了研究生,本来不关心政治,也希望铁根不要卷入政治纷争,由此与铁根产生了情感上的对立,最后在铁根的帮助下,她站到了铁根这一边来。这构成了电影里的情感线索的演变,也是唯一能够吸引观众看下去的一个情节要素。

《盛大的节日》的编剧是谁?

在《20世纪中国工业文学史》(2015年版)中,称《盛大的节日》“原是由‘四人帮’亲信直接授意炮制的10场话剧”,这其中语蔫不详,其实,细究下去,它也是上海的剧作家按照一定的艺术规律、至少是我们上面所说的那三个“三驾马车”套路编写出来的。

我们查到的《盛大的节日》编剧是王公序、刘世正,其实是之前的《战船台》编剧的同一班人马。《战船台》的编剧显示是杜冶秋,刘世正,王公序。

杜冶秋,原来是上海青年话剧团的演员,文革期间,他参与了《战船台》的创作。文革后,他还继续从事话剧的导演工作。

王公序,查了一下资料,他曾经在1949年由赵明、严恭导演的电影《三毛流浪记》中扮演“小牛儿”,后来到上海青年话剧团任演员。文革结束后,他还曾经导演过电视剧,编写过剧本,艺术创作之路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刘世正,在“国家人事部专家司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学者、技术人员名录》 1992年卷第1分册中有其个人简历介绍:“男,汉族,上海人民艺术剧院一级编剧,河北省人,1934年3月出生,1957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现从事编剧专业。所著话剧以及影、视剧本皆有较大影响,成绩斐然,话剧《女市长》《儿女们》《真情假意》、电影《与魔鬼打交道的人》等许多剧本均获奖,是上海剧坛能起重要作用的多产剧作家。”在文革后,同样继续编写过话剧剧本。

《盛大的节日》的导演是谢晋。影片虽然没有完成,但是从他的导演阐述里,可以看出,他对这个电影还是充满着想法的。从谢晋之前拍摄的《春苗》将一个刀光剑影的题材,拍得清新脱俗,时有谢晋的习惯性煽情手法,又不失整体情节布局的稳步推演,可以想象,《盛大的节日》在影像中一定会烙印下深刻的谢晋风格的。

谢晋的传记都刻意回避他执导过《盛大的节日》

张连文时年三十一岁,在影片里他扮演男主角,就是那个以王洪文为原型创造出来的铁根,在这个影片里,基本相当于一个工人的形象,但更加火爆,张连文与人物原型还是有某种近似度的。可以说,这也是张连文在《创业》中扮演了一个以原型角色创造出来的形象之后再次参与的同一类似角色的塑造,只是这一形象来得更史无前例,因为《盛大的节日》里的那个造反派式的英雄,在之前的中国电影里,还没有正面出现过,且这个人物后来的发展背景已经成为当时的一个大人物,可以说,对张连文来说,也是一次“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的演艺体验。

据后来张连文向陈徒手口述的情况来看(《人有病,天知否》),张连文并不想演这个角色,徐景贤特意请他吃饭,劝他出演,虽然他根据剧情需要,在影片里,指点江山,笑傲群雄,但内心却是胆战兢兢的。当时剧组封闭在无锡拍摄,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张连文怕自己回不了北京,嘱托妻子,一有什么动静,就称她生病,将他弄回北京。

焦晃

在这部电影里,扮演以张春桥为原型角色的是焦晃,从焦晃的容貌来看,他瘦长的脸颊,的确与原型有某种相似度。后来焦晃在《康熙大帝》里表现出的再活五百年的强大气场,可以看出,他的确有着撑持住时代风云人物的戏份与力道。

而祝希娟在影片里则扮演了以担任上海市委要职的王秀珍为原型的角色。

青年演员赵静,也在影片里扮演了这种题材不可或缺的青年女工。乔奇、张伐、张辉、王蓓均在电影里扮演了角色。可以说,这部电影里的扮演者,都是集当时中国演艺界重量级演员之一时之选。

从张连文的创作履历可以看出,他基本勾勒出了文革电影的一条越来越亢奋、越来越上扬、也越来紧绷的发展路径,他以一个演员参与了当时最重要的电影走向与流向进程,他的身上烙印了时代绝无仅有的对于一个演员的索取需求,从而使得他成为某种意念的形象化代言人。说张连文身上浓缩着一部文革电影史,应该不会受到置疑。斯人已去,但他身上承载的历史意蕴却值得让我们进一步发掘。

转载请注明出处!:张连文在文革电影中红极一时,《盛大的节日》中演王洪文原型角色